了解學校更詳細信息,請致電:

在線預約報名留下相關信息:
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點睛快訊

中小學研學旅行該啥樣?

發布時間:2019-06-12 10:00:04 來源:武漢點睛學校 閱讀次數:

     新聞背景

 
    教育部聯合11部委出臺《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》已有兩年多,研學旅行猶如雨后春筍般在全國各地迅速發展,受到學校、家長和社會各界廣泛關注。但與此同時,在實踐過程中,研學旅行也顯現出一些問題,比如研學旅行市場行業門檻低且缺乏標準、一些研學旅行變成了集體旅游,等等。那么,中小學生需要什么樣的研學旅行呢?
 
    1旅行存在三大問題
 
    研學旅行的優勢在于可以超越學校、課堂和教材的局限,在活動時空上向自然環境、學生的生活領域和社會活動領域延伸。盡管各中小學開展研學旅行課程如火如荼,但實際情況并未達到預想效果,還有許多地方需要完善。
 
    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研學旅行研究所所長王曉燕認為,目前中小學的研學旅行存在三大問題。
 
    首先,研學旅行課程的教育目標不明確。通過研學旅行究竟應該培養學生的哪些能力、品格和素養,還沒有形成統一的認知和理性的分析,許多研學活動沒有明確的教育主題,沒有結合學生的身心特點設計開發小學、初中、高中不同學段的適切內容和目標,而是“腳踩西瓜皮,走到哪說到哪”,活動隨意性很大,育人效果不理想。
 
    其次,研學旅行課程的教育內容淺層化。一些研學活動內容簡單,大多都是組織學生集體參觀、瀏覽,簡單停留在眼睛課程、耳朵課程,走馬觀花,浮光掠影,沒有讓學生進行深度體驗,更沒有在能力上讓學生有提升,在情感、態度、價值觀上有體悟,教育質量不高。
 
    第三,研學旅行課程的組織形式單一。缺乏校內外課程的整體性設計和統籌協調,還沒有打破學科界限,形成跨學科綜合實踐學習的組織育人體系,而且,也沒有把學校知識學習與校外實踐進行有效銜接、統籌考慮。
 
    2研學課程需要整體設計
 
    “要確保研學旅行高質量、健康可持續推進,課程開發是關鍵,必須進行科學的課程設計。”王曉燕認為,教育性原則是研學旅行的第一原則,此外,研學旅行還要突出實踐性、加強融合性、提高專業性、確保安全性。
 
    北京市陳經綸中學是較早開展“研學旅行”的學校。學校把研學旅行設定為“人生遠足實踐課程”,由若干門性質相關或相近的單門課程組成一個結構合理、層次清晰、彼此聯結、相互配合、深度呼應的連環式綜合課程。
 
    “2018年暑假我們的‘穿越西域重走絲路’研學課程設計是在‘課程序列’和‘學科關聯’兩個層面進行的。”北京市陳經綸中學高中校區校長牟成梅介紹。學校讓師生在研學中走中國古絲綢之路的經典線路,經過西安、張掖、嘉峪關、酒泉、敦煌、蘭州,跨越陜西省和甘肅省,感受2000多年來中華民族的燦爛文化。這里面,學科關聯內容豐富,比如:雅丹國家地質公園、七彩丹霞地質公園是特殊地質地貌,整合了地理、語文知識;秦始皇兵馬俑,展現了秦朝皇陵的結構布局、軍事規模、科技文化的成就,對應了歷史、地理、語文學科。
 
    研學旅行的課程資源需要整合,既包括多學科整合、跨學科整合,也包括校內外教育資源的整合、跨界整合。近幾年,北京市海淀區不少學校利用校園周邊的文化、科技、自然資源等,以綜合實踐活動或學科實踐活動的方式,創立了很多特色校本課程或學區課程。如清華附中的“走進圓明園”課程,八一學校附屬玉泉中學的“三山五園”課程,中關村中學的“尋找中關村”課程,理工附中的“校園周邊古跡尋蹤”課程等。
 
    當然,研學旅行要實現高質量發展,關鍵還要靠教師。當前教師自身對研學旅行的課程研究、課程開發能力亟待提高。因此,建立健全研學教師培訓制度非常必要,開展對研學旅行專兼職教師和相關人員的全員培訓,在整個研學旅行的教育實踐活動中,使教師成為整個教學活動的組織者、引導者和合作者,使教師在研學旅行的路途中,能及時捕捉活動中學生動態生成的問題并加以解決。
 
    3研學效果應有科學評價
 
    研學旅行為學生的全面發展提供了廣闊舞臺,一方面,使教育走出學校的圍墻,使教學不再局限于教室之內;另一方面,研學旅行改變了學生的學習方式,旅行變成課堂,社會成為教材,世界成為老師。
 
    隨著國家研學旅行政策的推進,目前,我國很多省份都已經出臺了研學旅行實施細則,但不可忽視的是,全方位統籌協調的機制還沒有建立起來,從研學旅行課程的開發到課程體系的建立、課程效果的評價等方面,都需要進行整體設計、科學論證,這樣才能使各個環節相互配合、有序有效開展。
 
    目前,北京市十一學校將研學旅行課程納入學生的必選課程,構架起了覆蓋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山東、山西、陜西、安徽、江西、浙江、江蘇、遼寧、河南、云南等省市的研學旅行課程網絡,并對學習過程進行科學評價。學校的研學旅行課程評價分為過程性評價和終結性評價兩部分。其中,過程性評價內容占80分,主要關注學生的時間觀念、紀律意識、自身形象等方面,由指導教師全面、具體負責考評;終結性評價內容占20分,重點評價學生的研究性學習課題的完成情況,評價項目包括成果原創性、內容、研究方法以及分享交流活動中的表現,如態度、見解等。
 
    江蘇蘇州工業園區星海實驗中學開展的“追尋紅色足跡情系大別山區”的研學旅行課程,要對每名參與的學生進行考核,每個項目分A、B、C三個等級,考核人員由小組同學、住戶農家和帶隊老師組成。研學活動結束兩周后,學校還要進行交流、總結和分享,讓學生在感悟中成長。
 
    專家觀點

    研學不能“只旅不學”
 
    國家督學、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、北京市教育學會會長羅潔認為,在研學旅行過程中應避免“只旅不學”或“只學不旅”的現象。
 
    “這是一個變革學習方式的問題,要做到‘學’與‘旅’的深度融合。在研學旅行中,若過度地強調學,那么學生便會背著包袱去研學;如果只強調旅行、旅游,便會失去課程的本質意義。”羅潔表示。
 
    怎樣才能做到學與旅的深度融合呢?羅潔建議從學校和教師兩個層面著手。
 
    學校應該認真修訂研學旅行課程的整體規劃,讓全校教師都能理解研學旅行課程在學校課程體系中的地位與價值。同時,要明確研學旅行課程是一門校本必修課,且課程的設計者和實踐者,就是學校里的每一位教師和學生。
 
    學校教師需要逐步提高課程開發能力,以典型引路、團隊協作的方式來推進這項工作。例如,讓每個年級組研制、共享研學旅行的手冊,每使用一次就修訂一次,一次次的經驗累積會不斷提高教師們的課程開發能力。
 
    總之,在研學旅行中,學習是一種旅行,旅行也是一種學習,這種實踐方式能讓學生感到新奇美妙,進而引發探求興趣,使學生產生出實踐無限好、探索真奇妙的追求。這種方式有利于推動全面實施素質教育,創新人才培養模式,引導學生主動適應社會,促進書本知識和生活經驗的深度融合。
菠菜手机短信老虎鸡特邀 揭西县| 盐津县| 沁水县| 正镶白旗| 霍邱县| 恩平市| 宣城市| 阿克陶县| 应用必备| 东阿县| 土默特左旗| 绥滨县| 望奎县| 赤壁市| 昭觉县| 铜梁县| 黎川县| 扶沟县| 梁平县| 昌都县| 泌阳县| 祁东县| 赞皇县| 衡水市| 和林格尔县| 吕梁市| 丁青县| 青海省| 海盐县| 桃源县| 望江县| 玉屏| 大港区| 柘城县| 广州市| 安西县| 浦城县| 绩溪县| 保山市| 朝阳区| 新余市| 长寿区| 新邵县| 武陟县| 屏南县| 姚安县| 孟津县| 苗栗市| 虎林市| 扬州市| 天长市| 信阳市| 通海县| 阳山县| 武乡县| 盈江县| 黑河市| 专栏| 梅州市| 永年县| 七台河市| 萨嘎县| 吴桥县| 祁门县| 麻阳| 台前县| 天气| 安龙县| 建瓯市| 桃园市| 化州市| 河曲县| 宁陵县| 宽甸| 扎兰屯市| 宁波市| 玛纳斯县| 健康| 墨脱县| 托克托县| 毕节市| 锦屏县| 泊头市| 玉溪市| 富阳市| 兴文县| 浙江省| 杭锦旗| 汽车| 晋宁县| 兴业县| 建德市| 班戈县| 凯里市| 裕民县| 苗栗县| 比如县| 顺义区| 西藏| 双鸭山市| 梅州市| 新郑市| 四川省| 大荔县| 涪陵区| 县级市| 嫩江县| 绥芬河市| 兴仁县| 柏乡县| 朝阳区| 五指山市| 泰和县| 齐河县| 鄢陵县| 成安县| 米泉市| 阳江市| 平陆县| 南皮县| 鱼台县| 沭阳县| 延吉市| 黑龙江省| 井陉县| 繁峙县| 拉萨市| 藁城市| 麻栗坡县| 西乌| 崇义县| 河东区| 布拖县| 邵东县| 鞍山市| 鲁山县| 方正县|